新葡萄京娱乐场午夜-www.582.net[免费注册]

海子关于秋天的诗歌

编辑:网络 2020-09-15
浏览:702
文章概况:

海子的诗歌意象丰富,在这些意象群中“麦子”意象较突出,它不仅给诗人带上了“麦地诗人”的桂冠,而且影响了一代诗人的创作。“麦子”作为粮食不仅喻示了生存,与“麦子”相关的意象“麦地”则与北方土地的干涸等苦难相通,而“麦子”本身所具有的阴性的特质与女性的某些特质相似。海子诗歌中的“麦子”意象也就是他甄别于同时期其他诗人的重要的标志。

麦子意象的来源:

海子诗歌中的“麦子”意象来自于不同的因素,简单的归纳可以分为两个方而:北方的乡村纪实和受梵高绘画及其生平的影响。

麦子是北方的主要粮食,海子的故乡安徽省安庆怀宁县位于长江以北,水源充沛,适于水稻生长,然而在海子在诗中不选用“稻子”作为主要意象而选择了“麦子”,这是因为海子要寻找最具民族性的意象。叶赛宁在诗歌里苦心经营着他的“农村天堂”,荷尔德林在诗歌里寻到了“诗意的栖居”,到达了性灵的故乡,而海子在诗歌里却歌颂的是他的第二故乡,是更高的民族性的寻根中国北方是华夏的发源地,北方辽阔的土地养育出来的剽悍的人群,他们饱受历史的磨难和岁月的洗礼更具有民族的象征。海子一直寻求诗歌中的民族意象,只有北方才符合这样的条件。另一方,海子要突破南方诗的云蒸霞蔚,要“抛弃文人的趣味,直接关注生命存在本身”他要寻求制高点。所以他选择了北方,和北方与生命存在密切相关的主要粮食作物—“麦子”作为其诗歌的主体意象之一。

第33卷第7期湖南科技学院学报Vol33No72012年7月JournalofHunanUniversityofScienceandEngineeringJul2012

《圣经》烛照下的海子诗歌

聂笃友

(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文史系,湖南长沙410205)

摘要:海子诗歌创作受众多因素的影响,《圣经》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。论文从三个方面详述《圣经》对海子诗歌的影响:(1)语言的移植和改写;(2)祈使语气和由神秘,漫游,通灵因素构建的浪漫精神;(3)海子诗歌中所体现的为诗歌艺术的献身精神。

关键词:海子诗歌;圣经;语言移植;浪漫精神;献身精神

眼睛无意间掠过书架,随手取下一本书,信手翻翻,突然看到一首诗: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

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/喂马,劈柴,周游世界/从明天起,关心粮食和蔬菜/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……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……我只愿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

我只愿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

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

是海子。是海子的诗。

关于海子,我一直以为他是个沉默、忧郁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青年诗人,长久以来对他的了解也只是限于这首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和他人生的最后一首诗——《春天,十个海子复活》。甚至,连他的名字叫什么、哪里人、什么时候离开这个世界都不知道。只是觉得,他的世界,对于我来说是遥不可及的。

在百度中输入“海子”两字,立即出来一长串搜索结果。随便点开一个,《海子传》,正是我想要的。

看一下序言,我隐约感到,我对海子的种种猜测、幻想,似乎都是一种误解。

一口气读完全书,双眼有些花,但脑子依然清醒:我渐渐发现,以前的我对海子实在是一种误解。

从来没有想过海子的一生竟这样短暂,从来没有想过海子的性格如此开朗,从来没有想过海子竟对学习如此热衷,从来没有想过海子的前后半生差别这么大,从来没有想过……从来没有想过海子对写诗如此痴狂,直至走火入魔,直至死亡。

海子的一生很难用一个词语来概括,只是书中的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:“崇尚、向往太阳的人,特别是艺术家,要么是精神分裂,要么是自杀。梵高等伟大艺术家已经证实了这一点。”那海子,也是“太阳崇拜”的牺牲品吧?如果没有写《太阳》,他就不会走火入魔,不会提早离开人世。也许,现在还在继续写诗。

海子诗歌意象浅析

关键词:海子诗歌意象

海子,原名査海生,安徽怀宁县人。他在1982年开始诗歌创作,直至1989年3月24日鱼山海关卧轨自杀。在短短的七年时间里,海子创作了近两千万字的作品,无论是其宏深的学问背景、宏大的艺术结构,还是其鲜活奇崛的语言,都显示了海子的诗歌天才。他的自杀,一度引发诗歌界的巨大震惊和诸多猜测,海子的死“和任何人无关”,也许他只是走向了自己的天堂,就如西川所说,他的死,是摆脱了根深蒂固的灵魂之苦。这也是从侧面证明,海子在自杀中完成了其最纯粹的生命演说和最后的伟大诗篇,一曲死亡绝唱,在其惨烈背后却是灿烂的生命绽放。他是一颗流星,飞逝而过,却留下永恒的璀璨星光。

海子诗歌意象众多,主要可分为以下几种:

(一)麦子、麦地。

1988年,《诗刊》刊出了海子的两首诗作《麦地》和《五月的麦地》,从此海子有了“麦地诗人”的称号,这也成为他区别于其他诗人的一个重要标志。就像“太阳”之于艾青,“雨巷”之于戴望舒,“麦子”对海子来说,有一种生命归属感。

安徽怀宁在长江以北,可种水稻也可种麦子,但麦子显然是更具民族性的,是抛却了南方诗的“云蒸霞蔚”的北方意象。加之海子在北京昌平工作写诗,在那个远离繁华的偏僻小隅,海子更加接近了北方粮食主体——小麦。

另一方面,梵高对海子选择“麦子”这一意象有着重要影响。海子亲切地称梵高为“红发的瘦哥哥”,而梵高一生画过许多与麦子、麦地有关的油画,例如《有柏树的小麦地》、《夕阳和播种者》、《夕阳的播种者》、《丰收景象》、《麦地上的乌鸦》等。更为令人关注的是,梵高自杀于麦地。

麦子是对生存生命的一种赞美,而麦地,作为一种广阔的容器,亦是苦难的收容所。“大地的裸露,在家乡多孤独/坐在麦地上忘去粮仓、歉收或充盈的痛苦。”(《麦地或遥远》

麦子的耐干涸能力也象征着诗人在这个失落的世界忍受苦难的固执。

(二)村庄。

海子的村庄是宁静的,飘散着成熟的麦子的味道。那是他的村庄,他一度沉湎于此。海子坐在草垛上沉思,于是村庄被分裂,“两个村庄”、“七个村庄”这些分裂的意象出现,村庄的分裂也是海子情感的分裂。“空虚而冰冷”的村庄是沉默,是孤独。海子的村庄有着查湾村的外貌,但却只是海子一个人的村庄。

(三)太阳、火。

海子在《夜色》中说道:“我有三次受难:流浪、爱情、生存。/我有三种幸福:诗歌、王位、太阳。在海子的诗学理念中,投身于太阳是一个重要命题,太阳是自然之王,也是诗性之源,只有太阳才可以照耀一切,宽容所有的疼痛和灾难。

“燃烧仿佛中心,青春的祭奠,燃烧指向一切,拥抱一切,又放弃一切,劫夺一切。”海子在作出燃烧即是黑暗即是地狱的大门的判断之后,描述了自己的诗歌道路,“我在这样早早的青春中就已步入地狱的大门,开启生活和火焰的大门。我仿佛种种现象,怀抱各自本质的火焰,在黑暗中冲杀与砍伐。我的诗歌之马大汗淋漓,甚至在流血———仿佛那落日和朝霞是我从耶稣诞生的马厩里牵出的两匹燃烧的马、流血的马———它越来壮丽,美丽得令人不敢逼视。”

此时,太阳就是火,火就是血肉,就是生命,就是一切的远方。当地平线上的远方已经不能承载海子丰盛的情感时,他便转而走向了太阳,走向光明的中心,“我借着火得度我一生的茫茫黑夜”(《祖国(或以梦为马)》)

(四)远方。

“远方”是一种精神家园与理想的生活状态,但远方遥不可及。从农村到城市,海子的心灵家园越来越荒凉,他原本熟悉的东西变得陌生,他成为了家的外来者,故乡的异乡人。这对海子来说,无疑是一种痛苦。“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/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形我把远方的远归还草原”(《九月》)。远方虚无飘渺,不着边际,“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”,“远方的幸福是多少痛苦”(《远方》)。海子的村庄是孤独和凉,借由远方来安慰自己,却又清醒地看到远方的虚无缥缈。远方什么都没有,远方同样不可寄托。

(四)死亡。

如果说,麦子、村庄、太阳、火,甚至远方都是生命意象,那么死亡意象则是看似游离其外,实在贯穿始终。在海子的早期代表作《亚洲铜》的开头,海子就写道:““亚洲铜,亚洲铜/祖父死在这里,父亲死在这里,我也将死在这里/你是唯一的一块埋人的地方”,可见当

时正值青春正茂的海子已经注意到死亡,认识到死亡的不可避免,并且,他坦然接受。

到后来,海子对于死亡则是倾心和沉湎。“我请求/在夜里死去”。海子将赴死的情绪渲染得淋漓尽致.“我把天空和大地打扫干千净净/归还给一个陌不相识的人”(《黎明》);而死亡在诗人的笔下则是如此富有诗意.“我的病已好/雪的日子我只想到雪中去死/我的头顶放出光芒”(《雪》),而在其绝笔诗《春天,十个海子》中,他更是说:“在春天,野蛮而悲伤的海子/就剩下这一个。最后一个/这是一个黑夜的孩子/沉浸于冬天/倾心死亡/不能自拔。热爱着空虚而冰冷的乡村”。”

海子甚至幻想过自己将如何死去,对他来说,死亡不是生命的中介,也不是对生命的颠覆和摧毁,而是通向生命本真的一种途径,从而,在海子笔下,死亡渲染了高尚悲壮的感情。

无论是生命意象还是死亡意象,大家都看到这样一个海子,他是诗歌王国的王子和太阳,在有生之年深情歌唱。海子将生命诗化,最后便连自己也成为了诗。

标签:海子,秋天,诗歌

上一篇: 查找关于开心玩的诗歌

下一篇: 关于交流的诗歌

免责声明: 本文仅代表编辑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新葡萄京娱乐场午夜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新葡萄京娱乐场午夜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 仅供娱乐参考,请勿盲目迷信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